您的位置 首页 图片说说

【一瓣书香】桂红亮丨五月槐花香

五月槐花香文/桂红亮这两天餐厅食堂增添了一道可口的时令菜——槐花疙瘩(麦饭),亦菜亦饭、很受欢迎,在食欲大开、大快朵颐的同时,少时农家生活的记忆一幕幕浮现眼前。“忽如一夜北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这…

五月槐花香文/桂红亮
这两天餐厅食堂增添了一道可口的时令菜——槐花疙瘩(麦饭),亦菜亦饭、很受欢迎,在食欲大开、大快朵颐的同时,少时农家生活的记忆一幕幕浮现眼前。
“忽如一夜北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这样的场景,用来形容清明节后,遍布我家乡河道沟峁的洋槐树林再恰当不过了。
一瓣书香
“吃啥都不香”,这几乎成为城里人的一大“富贵病”。主厨的家妇看着每到开饭便皱眉头、吃饭如吃药的挑食的孩子,每每发出“不知又该做啥吃”的苦叹。但假设摆在面前的是一盘白莹莹、亮晶晶、粉扑扑、香喷喷的洋槐花疙瘩呢?相信情况将大不一样!首先吸引你的是它的色泽:小巧的花朵,一抖搂一串串地偎在一起,像玉一样晶莹,像雪一样洁白,镶嵌上一层薄薄的面粉,蒸煮后形成一层胶状物质,团而不粘,像果冻似的令人垂涎欲滴,简直就是晶莹剔透的艺术品;俯身嗅之,一缕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淡雅清醇,使人立刻联想起孩提时钩槐花的逸趣,联想起蜂蝶采食的香蜜,联想起月夜从破纸窗弥散满屋的香梦。食之,口若含英,牙似嚼华,舍如溶乳,胃犹解蜜。再加之伴有葱花、蒜泥、油泼辣子等佐料,刺激得人舌苔发痒,津液增多,胃口大增,第一口香,第二口嫩,第三口筋,第四口甜,第五口就简直使人销魂,飘飘然如仙境,不知何处是故乡了。
一瓣书香
我对槐花的迷恋,绝不亚于现在的孩子对电子游戏和卡通的痴迷。记忆最深的是每到四月底、五月初,早早就和小伙伴们备好带有铁钩的长竿,成群结队地趴上槐树钩槐花,树刺将屁股、大腿刮破也毫不在乎。钩一束扔下地,底下的小伙伴们就争先恐后地疯抢起来,惊得蜂蝶们嘤嘤嗡嗡地飞绕着。回家后,母亲将槐花捋下来,淘净,晾柔,拌上雪白的面粉蒸熟,就是一顿令人大快朵颐的佳肴了。吃不完的槐花晾干储存,炒菜时用水泡发,味道清香鲜美,是名副其实的“金不换”。
孩提时,槐花给我所熟悉的农家人带来生活的新意和好滋味,也带给我整个童年的美好记忆。眼看又是五月槐花香的时节了,不知无猜无忌一块儿玩大的伙伴们和当年农家生活的温馨滋味与美妙感觉,能否像淡淡的槐花香一样,成为我梦里经常的牵挂?
作者往期文章桂红亮丨不惧风浪有底气 磨砺初心再向前桂红亮丨拿什么来拯救艺术?
桂红亮丨批评也是一种“信任”
桂红亮丨沧桑岁月 磨砺心智
桂红亮丨春想苜蓿
桂红亮丨时间都去哪儿了
桂红亮丨人境拾零
桂红亮丨五陵塬抒怀
桂红亮丨读书有用吗?
桂红亮丨嵌在心灵深处的记忆
桂红亮丨乾陵走笔
桂红亮丨华章锦句沁人心
桂红亮丨国庆感怀
桂红亮丨寸草心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桂红亮,笔名阿亮,男,汉族,1977年8月出生,陕西泾阳人,工程硕士,经济师。常感悟、能隐忍、善自省,学工科、爱文学、好思辨,现在某国企从事文秘工作,喜好“韩柳文章李杜诗”,先后有300余篇新闻报道、散文、评论等散见于各类媒体。
一瓣书香
微信ID:shuxiang61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期责编:任转玲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
苹果手机长按左图赞赏
请注明被赞赏的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