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评短句

【一瓣书香】李谦增丨大牛凤仙成婚,喜桃喜上添喜

大牛凤仙成婚,喜桃喜上添喜文/李谦增凤仙和大牛逃婚回来后,带着女儿喜桃一直住在娘家。一则凤仙毕竟是第一回嫁人,风土乡情上过不去;二则大牛家穷得叮当响,除了厨房就是那间多年失修的堂屋娘俩一块凑合着住。好…

大牛凤仙成婚,喜桃喜上添喜
文/李谦增
凤仙和大牛逃婚回来后,带着女儿喜桃一直住在娘家。一则凤仙毕竟是第一回嫁人,风土乡情上过不去;二则大牛家穷得叮当响,除了厨房就是那间多年失修的堂屋娘俩一块凑合着住。
好在大牛和凤仙这次外出回来还挣了些钱。
逃婚走的时候凤仙娘是知道的。张寡妇和石老把当前的形势和逃与不逃的利弊关系有板有眼的做了分析,凤仙娘是个明白人,这辈子跟了大贵被人整怕了,一提到上纲上线的事凤仙娘轻则六神无主,重则尿洒大腿。的确,在人与人之间的残酷斗争中,有多少人丧尽天良失去理智。
那天天还没亮,凤仙娘就给凤仙拾掇好了包袱,里面全是些换洗的衣服,特意把自己身怀凤仙时穿过的宽大衣服包在一起,叮咛凤仙:“凤儿,这回出去怕是要受苦的,娘不能陪伴在你身边,凡是吃的用的,自己多操点心,后几月了,把娘怀你时这身穿上,宽敞些对胎儿好……我娃命苦,找个好人家不容易,大牛是个好孩子,从小一块长大,靠得住,你跟着他走娘放心!”
“呜——呜——呜……”娘俩抱头痛哭,哭声惊动了院子里树上栖息的鸟儿,“扑棱棱”向夜空飞去。
不一会,石老领着大牛叩响了凤仙家的院门。凤仙娘久久地伫立在门前,看着他们消失在夜幕中……
一瓣书香
石老把两个孩子送出五里地外,一边走一边叮咛大牛,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北。这条路是石老一生中最熟悉的路,当年被抓壮丁走的这条路,逃回来还走的这条路;当年背粮时走的这条路,背到救命的粮回来还走这条路;当年跟师傅学艺走的这条路,在石老心里,这是一条红色的路,通向光明的路,也是一条活路。
“听说这几年北边私人开煤矿,经济比较活,万一找不到糊口的活,也可以到煤矿上去干,但一定要注意安全,老人说得好:无奈何,钻炭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熬到年底,等凤儿生了再回来。你老大不小了,出门看天色,做活看眼色,凡事往机灵点。凤儿就是你的人了,你要好好照顾她,别让家里人操心……”石老说到这里,看了看凤仙,想想孩子的遭遇,又想起了她爹大贵,不由眼眶有些潮湿。长长地“唉!”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人老了,不中用了。
石老把大牛和凤仙一直送到一个叫“双叉沟”的地方,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卷钱塞给凤仙,凤仙执意不要,心想老干爹也不容易。石老强忍着内心的悲痛,老泪欲滴地说:“孩子,别犟了,拿着吧!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举目无亲,一时半会找不到活,吃饭住宿都要花钱。几个月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别饿着身子。老天有眼,但愿能遇上好人,收留你们,度过这个坎!”
凤仙听着干爹的话,心里好比刀剜一样难受。老爹这么大岁数了,还在为自己操心,这让凤儿如何是好!凤仙满目含泪,从干爹干瘪的手中接过了那卷着的钱,泣不成声,身怀六甲的凤儿双膝跪倒:“干爹!您多保重……”
分手时,石老又把一张纸条交给大牛,告诉他万一走投无路,就去找他那个恩怨未了的老朋友,当年借宿穿走他棉裤又借给他救命粮食的瘦高个,他在陕北,在那个多次背粮满载而归的地方。
石老目送大牛和凤仙在弯曲的山道上转出了“双叉沟”,消失在目力无及的远方。
大牛带着凤仙,走走歇歇,按石老指点的路线,一直北上。人这一生,眼前的路是黑的,都希望活得简单点,不知不觉几十年一晃而过,可生活总不让你消停,时有坎坎坷坷。悲欢离合亦非偶然,一帆风顺绝不可能。老人常说:树挪死,人挪活。大牛和凤仙正在挪动着,寻找着一条适合自己安身的活路。
大牛和凤仙,从小没有离开过家乡半步的庄户人,去过了许多地方,希望能找到自己栖身的一席之地,可人们看到一个男人领着一个孕妇,况且没有结婚证,都不肯收留他们。无奈之下,大牛带着凤仙照石老纸条上交待的地址,找到了石老的故交——瘦高个。遇到真人不说假话,大牛和凤仙按照石老的吩咐说明了投奔的来意,没想到瘦高个很热情。天快黑了,安顿好大牛和凤仙先住在他家,像对待亲人一样招待了他们,而且说:“我大哥的干女儿就是我的干女儿,这回总算到家了,下来的事我来办!”
第二天一大早瘦高个就出门了。
一瓣书香
原来瘦高个是这里的村主任,石老背粮那会他还是队长,现在当村主任了。他们村上就有新开的煤矿,他去矿上把大牛和凤仙的事安顿停当,中午兴冲冲地回得家来对大牛说:“眼下矿上你们这种情况很多,有些超生的人把婆姨安顿在偏僻的山村里,自己在矿上上班。有时上面对流动人口查得紧,可矿区不好查,他们不可能去井下查。矿上的领导一般睁只眼闭只眼,真正有超生的人员也就混了过去。不过你俩这情况特殊,不算超生。我都安顿好了,有人问你就说是我家亲戚,不会有人追究的。你到矿上找生产矿长去下井挖煤,新矿也很安全,能多挣点钱。我让把凤仙安排到磅房,登记出入拉煤车辆。”
凤仙吐吐舌头说:“叔,我没干过这活……”
“没事,每班两个人,都是女孩子。给你安排个熟悉工作的,很容易,教教就会了!”瘦高个说。
人世上就是这样,你还别不服气,沾亲沾故,有交情就是好办事,有权有势办事更易然。难者不易易者不难,大牛和凤仙遇上石老的故交——瘦高个,一河的水开了。
第一个月发工资大牛就领了五百多块钱,再加上凤仙一月一百三十五元,净收入近七百块钱。大牛和凤仙高兴的一夜没有合眼,他俩盘算着、商量着,等到了年底,就能挣几千块钱回家。大牛对凤仙说:“凤,托老干爹的福,我们总算遇到贵人了。咱就在这踏踏实实的干,挣了钱回家盖新房,把婶接过来一块住,两个老人给咱带孩子,咱俩齐心协力,不信过不上好日子!”农人能挣工资,这是一个多么欢天喜地的事,大牛和凤仙的心,好比中秋的月亮羞出云朵,亮堂了整个山岗。
凤仙听着大牛的话连连点头,把大牛的手拉来紧贴在她的肚皮上,大牛侧耳倾听胎儿在欢悦的跳动。
大牛有的是力气,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干起活来生龙活虎,吃苦耐劳,很快被矿上提升为井下班长,成了带班的。别人带班用嘴指挥,大牛带班身先士卒,遇到困难一马当先。工友们看到班长干活如此卖力,同甘共苦,也就干起活来个个争先恐后,都是一顶一的好汉。每月评选先进,他们班的出煤量遥遥领先,相应工资也高出许多。大牛如此卖力有自己的想法,他身上压了担子,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是个有家有舍有拖累的人,后面跟着一大家子人要穿衣吃饭,是男人就要勇于担当。
瓜熟蒂落。那天大牛刚上夜班不到一个时辰,上面就捎话下来:“大牛,快!你媳妇要生了……”
大牛抛下铁锹,飞快地从人行道爬了出来。今夜瘦高个正好也在矿上,和矿上领导在办公室喝酒,大牛顾不了那么多了,“咣当”撞开了办公室的门,急切地说:“叔,我媳妇要生了……”
一瓣书香
其实瘦高个受石老之托,见信如见人,二指宽的纸条就能见证哥们厚重的感情,他始终把凤仙生孩子的事搁在心上,丝毫没有放松。
对大牛说:“别急!充电房(给矿灯充电的地方)的套间我已让人打扫好了,让人把凤仙搀扶到充电房,帮忙把火炉生旺,我这就去叫老娘婆(接生婆)。”
没有准生证,凤仙这种情况不能去医院。好在这里不远的村里有个老娘婆(接生婆),之前在这十里八乡很吃香,只不过随着接生医术的提高,近年来很少有人找她接生,生孩子都去医院了。凤仙情况特殊,瘦高个早有安排,提前给老娘婆打了招呼。
瘦高个戴上头盔,跨上他的坐骑“野马100”,不一会就把老娘婆带到了矿上。
于是,接生工作在紧锣密鼓中展开,一切听从老娘婆的指挥。她让厨房烧一盆热水端来,让厨房师傅弄点花椒粉面抛撒在热水中,等孩子生下来洗澡用,听说花椒粉面能祛风御寒;自己带着缝衣裁布的剪刀,在蜡烛的火焰里来回燎烤算是高温杀菌消毒,用来剪婴儿的脐带……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终于听到了充电房中孩子的哭声。还好,是个顺产,一个强有力的生命降生人间,安全落地,她就是大牛和凤仙的爱女“喜桃”。
来年就是春。大牛和凤仙用在矿上挣来的钱,修缮了两间新瓦房,把凤仙娘接过来一块住。
石老忙前忙后,置办着大牛和凤仙结婚的酒席。就在喜桃过百天的日子,整个东村喜上添喜,大牛家双喜临门。大牛请来了“二神爷”,石老笑迎让座:“二叔,这回可是双喜,给娃们好好刷幅喜联!”
“二神爷”捋了捋胡须,若加沉思,饱蘸笔墨,落英写就:
喜气盈门门盈喜
福音满庭庭满福
一瓣书香2018征稿启事及稿费、奖励机制
作者往期文章李谦增丨石老耳畔一声闷雷,改革开放如沐春风
李谦增丨凤仙未婚先孕,大牛被迫离乡
李谦增丨悠悠情 圆圆月
李谦增丨情系书香
李谦增丨 石老经种自由,享受多劳多得
李谦增丨石老阅尽沧桑,惋惜人心叵测
李谦增丨石老肩负重托,大贵入土为安
李谦增丨石老之大牛退婚风波
李谦增丨石老之大牛屡遭厄运
李谦增丨石老之大牛遭拘留
李谦增丨石老之男大当婚
李谦增丨祸从天降
  作者简介:李谦增,男,陕西富平人,一生酷爱诗词,不断励志。曾有诗词四首选登《新歌荟萃》。
一瓣书香
微信ID: shuxiang61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期责编:任转玲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
一周内长按左图赞赏
请注明给哪位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