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语录

最后一次说这事儿

1写公号五年了,关注过我公号的用户超10万,按理说这个公号应该做大了,但没有,到现在关注用户不到3千,问题出在哪了呢?这个问题我的忠实丝粉比我都着急,不下几十个人问我,天天这么码字,录音,有意思吗?先…

1
写公号五年了,关注过我公号的用户超10万,按理说这个公号应该做大了,但没有,到现在关注用户不到3千,问题出在哪了呢?
这个问题我的忠实丝粉比我都着急,不下几十个人问我,天天这么码字,录音,有意思吗?
先不说有没有意思,为什么我这个号留不住用户,十万人的流动,剩下了不到3千。
问题只有一个,我说得太杂,没有一个统一的格调。
总体看我是做时事评论的,然而里面带了我自己的很多私货,什么艺术、哲学、经济、历史林林总总。
有点臭显摆的味道。
其实,我还真不是想显摆,好多东西都是现学现卖,多数不是我太在行的。
如果论专业,我在行的是教育,并且是德育。这其中公、青、少这几方面的工作做了十年,好像和教育本身都没关。如果我是女的,还得加上一个妇,基本把党的群团工作干完了。
而我自己最喜欢的是美术,从小开始学,到当老师,再到做平面设计。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在行的是图片处理,几十年下来,我拍摄的图片记不清,处理过的图片更是记不清,多了没有,百万计是有的。
但我在公号里很少说这些东西,因为烦。
到我40岁之后,我最专业的行业是紫砂壶和茶,天天和大家聊这些事。
因为不想把自己做烦,所以在公号里我说的内容就太杂、太乱,偶然一期有人喜欢了,过三天我都没说,结果取关了。
就是这样的原因,公号一直做不大,做不大有个好处,还可以想说啥说啥,要不然早完蛋了。
2
这五年多的时间里,我很少把一个话题说两个月,这次的疫情除外,毕竟这是这段时间人们生活的主题。
其实,人活得总是很虚伪的,我们很少把注意力集中放在和我们最近的事上,人人都喜欢猎奇。这次疫情最早就是个猎奇事件,看武汉、看湖北。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猎奇事件到最后影响到了全球每一个人——是全球,是每一个人。
那么,北美大陆得了病的人,我们真关心吗?
当然不关心,但我们现在非常关心这个事,包括人家的态度和防疫方法。
按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理论来说,我们对他们的关心是出于人文关怀,大家都是同类,兔死狐悲。
但我们看到的完全不是这样一种文明的行为,而是两国之间相互埋怨和指责。
那么,相互埋怨和指责的动力是什么呢?
我们总以为是利益分赃,政治博弈,其实是信息共享。
无论是我们的有限共享、选择性共享,还美国的全面共享,但如果没有这种共享,这一事件应该消停多了,最起码对我们来说,我们自己都好了,我们早不说了。
然而,我们现在裹在这一事件之中,进退两难,无法自拔,为什么愿意这么干吗?
虽然,外交部天天发声,美国白宫每天也都有惊人之举,大嘴巴的川老头子更是人来疯,其实没人想这么干。除非川老头子把这件事当竞选的牌来打。但我们最不存在这种压力,为什么要时时跟进呢?
也就是说,我们好了,控制住了,别人爱啥样就啥样吧!
但我们做不到,放不下。
表面上看是要讲理、推责。其实,内在的逻辑是信息惯性,就像我现在这样,你不让我说这事,我说啥呢?懒得想。懒得想就是惯性,无论官媒,还是自媒体,有了这么个大事,就懒得想去想别的。
这种惯性将带我们往前再走一段时间,然后才能慢慢停下来。
说白了,到最后,这事和病毒、疫情都没啥关系,而是人的思维产生了定式。
就像我们最开始的时候,没人一睁眼就看疫情的数字,最开始看的是关心,到最后就成了一种习惯,不看觉得心里不踏实。
今天,最早做疫情统计的凤凰网在PC机新闻客户端取消了这方面的统计和报道,意思就是大家就别关心这事了,即使这种病毒长期会与人类共生,动不动还会玩出点猫腻来,也不用关心了。
这也是西方社会在这次疫情中表现出的消极态度,没办法弄明白,就别管了,像安倍说的那样,不检测,数字就不会上涨。
3
如果从惯性的角度出发,我们受惯性的影响最大,因为我们经历的时间最大,付出的代价最大。自然我们也最难摆脱,天天关心这事,关心完了本国,关心外国。并且在关切的过程中还评论,评论永远都是有倾向性的,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一旦产生了倾向性,这种惯性就会以另一种方式积攒势能,最后就永远停不下来。
现在。后续的势能早就超出了事件的本身,中美之间的矛盾已经转移到了多年不提的政治对立上,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得不偿失。等于吵得越凶,越容易让川老头子在国内打民族主义的牌来助选,除非我们真想助选。
外交上的事,不是我们能考虑的,里面有多少套路我们也不用知道。但从国内的经济发展来说,我们也不需要再关注这次疫情了,除非你不信我们把这次疫情控制了。
但不信你也做不了啥,我们能做的是——我们不在去关心这事。
那怕是这个病毒和流感一样永远存在,既然永远存在,你关不关心都没用。
肺结核的传染能力也不弱,但我们同这个病共存了几百年、上千年。当我们明白了肺结核没法治之后,我们又与它共存了几十年,怎么了呢?也没怎么,直到最后彻底战胜它。
不关心它就要求我们从现在开始不谈它。当我们进入信息时代之后,信息成了我们进行理性判断或认识事实最大的干扰素、噪音源。
这里也包括这些年兴起的每一个自媒体,像我这种也一样,可以说大家很大一部分信息来自这样的自媒体。
如果想让经济快点恢复,让生活进入正常状态,自媒体就要做到自我消音,因为疫情这个事,说不说都没有多大意义了,让这方面的信息消失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如果再有不干人事的事发生,我们还得说。
这是我最后一期聊和疫情有关的内容,说得太多了,审美疲劳,烦了。
从明天开始,为了减少民众的恐惧,我将在这方面封口,咱们聊聊理想、谈谈艺术、谈谈吃喝玩乐。
除非再有不干人事的事发生。
欢迎关注老杨品谈,感谢天天转发、点在看、留言、打赏的朋友们,我们明天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