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句子

屈丽:早秋的雨

早秋的雨屈丽早秋的雨,来去可真随性。午夜梦中,骤雨倏降。正待依枕听雨,忽而之间,雨声减小,似乎了无声息。接着酣睡,又喧嚣而来;刚披衣临窗,又没了踪影。清晨起来,云层黑暗,楼下柴房顶部积着一滩滩的水圈,…

早秋的雨
屈丽
早秋的雨,来去可真随性。
午夜梦中,骤雨倏降。正待依枕听雨,忽而之间,雨声减小,似乎了无声息。接着酣睡,又喧嚣而来;刚披衣临窗,又没了踪影。
清晨起来,云层黑暗,楼下柴房顶部积着一滩滩的水圈,水面并没有雨滴溅起的涟漪。我目光的远处,东山河谷那一块儿,密密麻麻的雨丝,箭一般落下。
十余分钟后,撑了伞上班。步行不足二十分钟的行程,走了一半,云层渐散,天空露出小块的海蓝色的,收伞。三两分钟后,云层暗下来了,黄豆大的雨颗直直地打在地面,弹起的水花还没落下,伞都来不及撑开,大雨铺天盖地又来了。我和整个世界,仿佛都尽在雨中。这样在雨中走了几分钟,还没到单位,刚刚的雨又没见了。
在办公室冲了杯豆浆,门外阳光探出了微弱的身影。站在走廊里,仰望大楼东面的天空,此时浅蓝色的天幕上,白云丝丝缕缕,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出层层的暗影,向着阳光的云层边缘,银光灿灿,令人炫目。
心想,今日不会有雨了吧。
一杯豆浆喝完,硕大的雨声又来了,敲的铁栅门上“咣咣”作响,褐色的水泥院子,已经溪流成河。站在门上一望,办公室上方的天空浓云密布,少有的一块儿蓝天,在云朵的簇拥下,正在飞速地由南向北移动,一会儿聚成一条蓝线,一会儿散成一汪碧潭。我头顶上的雨,像是有人站在云端上往下泼,一阵一阵地落下来,流在脚下。
两盏茶的功夫,雨声弱下来了。秋蝉的呢喃声隔着碎雨飘进了我的耳朵,花尾巴的喜鹊罕见地在走廊上觅食,几只小麻雀站在我的窗台上休憩。
心想,今日这雨不会住了吧。
中午下班,太阳穿透层层乌云,发出强烈耀眼的光芒,照射在天地之间,秋雨带来的短暂清凉褪去,湿湿的热浪下,大地又恢复了处暑应有的样子。
傍晚的时候,在河堤街散步,看见落日用最后的余辉,将西山颠上的云彩,染上了一层金烟。不一会儿,火红的云朵,逐渐暗下去的山林,高楼、行人,逐渐变得青碧一色。地面建筑的灯,两岸山上步道的路灯,无数个人家的灯,亮起来了。天地之间,光影离合,无处不是岁月静好。
心想,晚上又是一个良夜吧。
夜半三更,谁曾想在梦中,那秋雨又苍苍茫茫的落了。一夜比一夜绵长,到白露,到秋分。
屈丽,现居佛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