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评短句

长篇连载《传奇将军》卷二 第三章将军起步阡陌间之初战天水关(六)

网络小说 长篇连载原创作品 违权必究传奇将军作者:文岑 图片来源:网络卷二 第三章将军起步阡陌间之初战天水关(六)丰喜镇,与李飞龙家乡的小镇丰集镇只有一字之差,一个仅有三千人的小镇,像女人脑后的发髻,…

网络小说 长篇连载
原创作品 违权必究
传奇将军
作者:文岑 图片来源:网络
卷二 第三章
将军起步阡陌间之初战天水关
(六)
丰喜镇,与李飞龙家乡的小镇丰集镇只有一字之差,一个仅有三千人的小镇,像女人脑后的发髻,坐落在长城关外一处错落有致的丘陵之间。它距离山水关、黑水城和长城关几乎同等距离,一时间成为国共双方两支部队关注的焦点。
丰喜镇只有一户金姓人家,不知祖先是否与匈奴王有关,或者远古时期就已经迁徙而来,反正从老辈人那里就已经口口相传,这户人家从祖上就属于半农半商性质,曾经开过客栈、作坊、私塾等等。家族中曾出过两个举人。到了民国以来,却家道中落,家族渐次微缩,时下仅剩金铁匠四口之家,住着七八间带有前后院的房子,前院住宿,后院是铁匠房。大儿子跟部队跑了以后再也没见着回来,留下老两口带着一个小女儿,凭着一个铁匠车和一副铁匠炉糊口。金铁匠经常走街串巷,正在上学的小女儿喜欢坐在铁匠车上乐悠悠的样子,不时跟着父亲远足一次。李飞龙带领几个哥们用弹弓围攻鬼子碉堡的事,金铁匠父女正好路过那一带,给几户庄稼人打磨切菜的刀,也闻听到此事,与众乡亲纷纷夸赞李飞龙的勇敢行为。后来八路军独立团团长正好住在他们家里,李飞龙又犯了错误,一个人站在院子的雨地里唱歌,团长铁青着脸,始终一言不发。金梦秋看不过,也跑过去与李飞龙站在一起。在金铁匠的央求下,李飞龙没有被撵回家。天水关那边一场恶战,国共双方投入了几万人的兵力,直打得日月无光,血流成河。乡亲们纷纷传言着一些零零碎碎的消息。突然地,镇子那边就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透过暮色,不顾父亲再三劝阻,趴在墙头查看外边世界的小梦秋,远远地看到几个穿黄衣服的人朝这边跑过来,后边有追兵不断射击,枪子日日地飞过来。小金子见过这种衣服,李飞龙穿的就是。于是她悄悄溜到了大门后边,偷听外边的动静。
徐子聪、李飞龙率领全班本来已经完成了阻击任务,只需要按照连长指导员指示的撤退路线,顺着山沟撒丫子跑去就可以甩开敌人的追击。可是出了点问题,徐子聪、李飞龙两个人又一次发生了不愉快。他们凭借着有利地形,徐子聪命令打退眼前这股敌人的进攻就撤退,可是一个和李飞龙一起当兵的新兵刘二孬突然跃出隐蔽物,几个翻滚到了敌人的尸体旁,捡回来两支卡宾枪,连滚带爬跑回阵地的一刹那,敌人的子弹追上了他,一个前仆扑到了李飞龙的怀中,他哆嗦着嘴唇说,李飞龙,你再也不用背老套筒了。说完头一歪,就永远闭上了眼睛。李飞龙大恸,一边流泪一边背着小老乡的尸体不忍丢下。毕竟跑的慢些,被敌人慢慢追了上来。他们不敢按原路撤退,怕暴露大部队的行踪,慌不择路朝有灌木丛的地方跑。徐子聪恶狠狠地又一次教训李飞龙说,副班长,为了全班战士的生命,我命令你丢下牺牲了的同志!李飞龙血红着眼睛说,他是为我死的,我不能丢下他。徐子聪说,要打仗就会有牺牲,你慢慢就会明白,你现在必须听我的。在郭照基、王铁林的劝说下,李飞龙把小老乡的尸体放进一个坑洼里,抱上树枝掩盖了,李飞龙又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才踉跄着奔去。敌人的追兵越发近了,徐子聪指挥大家直向丰喜镇奔来。身后是噼噼啪啪的枪声。郭照基跑在最前边,突然大惊失色地喊道,班长,李飞龙,是死胡同,我们跑不脱了,咋办啊?徐子聪颇有大将风度,镇静地喝住郭照基道,嚎什么嚎,准备翻墙!身后传来嚎叫声,他们跑不了了,抓活的!李飞龙发怒道,妈地,跟他们拼了!身边的战士附和道,对对,拼了!几个人正要冲出去,身后突然打开了一扇门,露出了金梦秋生动的脸,说,解放军大哥,快进来!李飞龙等闪身进门,金梦秋一下认出了他们,惊喜地说,哎呀,是你们呀!快跟我来!李飞龙等人窜入院内,金梦秋哗啦一声上了门栓,拉着李飞龙窜到后院,打开铁匠炉房门,不容分说将他们推到屋内。
邻家传来疯狂打门声。李飞龙上前拉开门说,不行,于得水来搜查,我们都跑不出去,还连累金大爷一家。咱们冲开一条血路,杀出村外。王铁林说,我同意,不能连累梦秋家。金梦秋在外边发话,我爹说了,不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能出来,一切由他担着。徐子聪说,咱们这个时候出去,正好上了于得水的圈套,要冷静,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乱来。万一于得水进来,李飞龙首先躲藏起来。李飞龙说,凭啥让我躲起来,他敢进来,我一枪打死他!徐子聪哼哼了一下,你要不怕连累金大爷一家,你就开枪……郭照基把耳朵贴在门上说,别吱声,你们听听。
四周安静下来……
徐子聪得意地说,怎么样?于得水也有走眼的时候,他根本不会认为我们敢于藏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现在肯定朝远处追去了,快让梦秋给咱弄些吃的过来。李飞龙说,于得水比狐狸还狡猾,咱们还是早走为好。郭照基说,也可能不是于得水。金铁匠端着一个小窝头筐与梦秋推门进来说,你们哪里都不能去,听我安排。徐子聪两眼放光地说,对对,先吃窝头吧。王铁林、郭照基早伸出了手,各自抓起一个窝头塞到嘴里……
追击他们的部队果真是于得水。他在天水关阻击阵地挨了李飞龙埋下的地雷一顿炸,气急败坏地带着一个连紧紧追击李飞龙他们。历以豪颇不以为然,对于得水说,把共军赶跑就行,不必费心劳神地在山地瞎转悠。可是于得水已经闻到了李飞龙身上散发出来
的特有的味道,不抓住他借以公报私仇,而且还可以加重他在军中的份量,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一旦追起来,他早把历以豪的命令当成了耳旁风,像一个猎人好不容易逮着了猎物的行踪,哪能眼睁睁让他从眼皮底下跑掉呢!于得水毕竟经过专门训练,他不屑于与李飞龙他们在山野打转,知道那正好上共军的当。他知道人困马乏的李飞龙们早晚要走出山野,去找老百姓要饭吃。于是他只派少量部队跟踪李飞龙,自己率多数人等在丰喜镇外围。得知李飞龙他们果真躲进丰喜镇,他才率全体人马杀奔而来。可是到了镇子,他也没有挨家挨户地大搜查。他不喜欢骚扰百姓,那样的话,他们更会失去老百姓的信任。他告诫弟兄们,要像猎狗一样动用鼻子去闻,谁家里飘出葱花香马上来报,咱就去尝尝老乡们的大饼。两个兵闻出金大爷家葱花味道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金家院子里,金梦秋的娘烧火做饭,一缕炊烟袅袅上升。金梦秋放开鸡窝,调食喂鸡。然后拿出书包,掏出一本书翻看。金铁匠打开铁匠炉房门,失声道,啊——金梦秋急忙跑过来,爹,怎么啦?她进去一看,见徐子聪、李飞龙、郭照基、王铁林正在铁匠炉旁边挥汗如雨。金梦秋惊异地说,啊?你们怎么没有休息啊,还把铁匠炉点着了!王铁林擦了一把汗说,我们正练习打铁呢。李飞龙拿起一把卷边的破刀,可惜这把刀给打坏了。金铁匠豪爽地说,继续打,打的次品越多越好。前院突然传来敲门声和叫门声,开门!快开门!李飞龙脸色大变,于得水还是追来了!咱们快走,别连累了金大爷!金铁匠拦住他说,哪都别去,他们既然来砸门,说不定院子周围就有伏兵!你们好生在屋子里呆着,给我学打铁,没有我的招呼,谁都不准暴露!金铁匠关上门,从容地走到门楼下边问道,谁呀,这大清早的!他刚拉开门栓,大门哗啦一声就被撞开了,一帮国民党兵闯进门。于得水从后边从容跟过来,质问金铁匠道,磨磨蹭蹭干什么呐?私藏共军要治罪的知道吗?金铁匠赶忙端茶递烟,陪着小心说,哪有解放军呐,我们这都刚睡醒,正操持家务呢。于得水环顾一下院子,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慢吞吞地说,夜里有几个解放军跑到这一带不见了,我们奉命搜查,你要多配合。金铁匠说,长官,我一个穷铁匠,除了打铁的铁钩、铁锤什么的,家里其他什么都没有哇!让弟兄们小心点儿,别毁坏了家什!搜查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于得水站起身,带十几个士兵径直向后院走去。躲在厢房里的金梦秋,站在炕头上,紧张地透过窗户注视着后院。见于得水站在铁匠炉门口,一个士兵一脚踢开虚掩的房门。金梦秋吃惊地攥紧前襟,失声叫道,娘哎——于得水走进摆放许多杂物的铁匠房,先仰脸看了一眼用几根檩条搭起来的楼棚板,棚板旁侧有一架歪歪扭扭的木梯子。然后才把目光落到三个正赤膊上阵,汗流浃背地打铁的青壮年身上。他们不管不顾于得水等人,仍然各干各的。金铁匠挤过去数落道,你们这几个伙计真不懂规矩,没看长官来了,快停下来!郭照基左手拿铁钳,夹着铁锹坯,右手拿小铁锤,不停地打一下,等王铁林打大锤砸。郭照基跟东家说,炭火刚烧起来,一停火起不来,耽误了功夫,您又扣我们的工钱!于得水像是发觉什么地方不对劲,一声断喝道,都给我停下!站好咯!郭照基、王铁林停下来,拉风箱的徐子聪低着头只管干活。于得水走过去说,站起来!难道你没听到我的口令?徐子聪仍然低头拉风箱。于得水正要抬脚去踢。金铁匠忙走过去说,长官息怒,长官息怒,他是个哑巴,听不见您下的口令!于得水说,你让他站起来!
金铁匠拉徐子聪站起来,长官让你站起来,你没看他俩都停工了吗?不要害怕,有我呢!于得水转着圈查看郭照基、王铁林,之后又站在徐子聪跟前,一眼盯上了他额角还没愈合的伤口。于得水嗖地抽出手枪,道,嗨嗨,你不是打铁的伙计,也不是哑巴,是解放军,是被我们打败的解放军!这是昨天受的枪伤,是不是,说!其他国民党兵哗啦子弹上膛,对准徐子聪。金铁匠赶忙打圆场,长官,他哪里受的枪伤,这是他不小心,被炭火烧了一下!于得水挥手扇了徐子聪两个耳光,快说!你不是伙计,是解放军!徐子聪捂住脸,呜呜哇哇了一阵子。于得水夺过郭照基手中铁钳,夹起一粒炭火,在徐子聪脸前晃动着说道,说吧,不然的话,滋啦一声,你的脸就永远变成了丑八怪!顶棚上的李飞龙藏在杂物中间,透过隔板缝隙,能看到下边发生的一切。他挪动了一下枪,准星对准了于得水,食指搭在扳机上。手指轻微颤抖,浑身随着颤动了一下。于得水丢下炭火,挥起手枪,机警地仰看着棚板问道,谁在上边?士兵们也把枪口对准了棚顶。金铁匠嘘嘘地说,是、是老鼠!这破屋子,总招老鼠!于得水脸冲着上边,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弟兄受苦,就给我自动走下来!停顿了一下。于得水指着一个士兵,王二虎,你,上去看看!王二虎把枪背在身后,颤颤巍巍蹬梯。郭照基、王铁林握紧了手中的铁器。金梦秋突然出现在门口,道,别上去,上边有蛇。王二虎腿一软,跌下扶梯,手掐着脚脖,哎呦,疼死我了……
于得水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金梦秋,眼神就有了内容。他盯紧金梦秋的背影,出了房门,跟到了院子里。金梦秋坐在母亲的身后,拿起一本书。于得水的眼前晃动一副图画,在高大的树林里,奔跑
着一个日本女孩,于得水追上去,拉着女孩的手转圈……他忍不住问金铁匠,你家女儿叫什么名字?她去过日本?金铁匠警惕地回答道,小女姓金名梦秋,打小在家,从没有出过远门。于得水仍然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金母马上护住金梦秋,起身走进厢房。
铁匠炉房里,几个国民党兵刚出去,李飞龙嗵的一下蹦到地上,掂枪就要出去,说,奶奶的狗汉奸,我去毙了他!徐子聪马上阻止道,李飞龙,你又冲动!咱在这一动手,金家可就倒了大霉,你要掂量掂量。郭照基说,班长说的对,我们不能让老百姓吃亏。王铁林咬着牙根说,你看狗汉奸那德行,我恨不得用铁钳敲碎他的脑袋!徐子聪道,行了,李飞龙还是回到顶棚,否则让他们看到,不但我们出不去,还会给金家惹出大麻烦。快点上去!郭照基又拿出他那一套特有的理论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要打击敌人,先要保护自己……几个人不由分说把李飞龙推上顶棚。此时李飞龙透过房檐间的缝隙,正好看到于得水追着金梦秋,他的脸成了猪肝色,悄悄地移动枪身,模模糊糊地把枪口对准了于得水,一扣扳机,呯——与此同时,远处传来密集的枪声,呯呯呯……哒哒哒……
一个士兵夺门而入,跑到于得水跟前报告,报、报告,有情况,共军打过来了!所有士兵一阵惊慌。于得水稳住大家道,都别慌张!把那三个人都给我带走!金铁匠马上带了哭腔说,不行啊长官,我还指着他们三个干活儿呐!长官,长官……徐子聪、王铁林、郭照基被士兵推搡着出门。金铁匠跟着跑出,徐子聪呜呜哇哇的声音渐远。李飞龙纵身从板棚上跳下,拉开门。金铁匠从前院跑过来,推着李飞龙说,孩子,快从这里翻墙去搬兵吧,要不那三个孩子就遭大罪了!他们朝黑水城方向走了!李飞龙说声,谢谢大爷!翻墙而去。
李飞龙嫌搬兵麻烦,半路岔道,单枪匹马半路堵截于得水的大部队,搅得于得水阵型大乱。徐子聪等三人趁机逃脱,刚与李飞龙汇合,又遭到前来接应的柳香君骑兵队的尾追,走投无路之际,连长指导员率领全连赶到,李飞龙等人方才脱离险境。经过一波三折的战斗考验,李飞龙仿佛一下明白了许多事理,可是班长徐子聪却要秋后算账,让李飞龙好不烦恼……
作者简介:文岑,本名:窦文参,军旅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别样年华》文学作品集《永远的水塘》和电影文学剧本《乡间有块黄手帕》《甲骨文密码》《山春花》《塞上暖阳》,以及大型军旅剧《骑马扛枪打天下》《那时我们正年轻》等。
扫码关注故道文苑!
欢迎投稿,稿件须是原创,文责自负。稿件请注明作者并附照片一张。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都来了 点个赞再走吧~~~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