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抖音语录

【墨冉现代诗】惘然记(二)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墨冉诗社墨冉同题墨冉同题:惘然记惘然记/梦在深巷(江苏)被哀悼过的旧火和苦果并未远离寺庙的钟声和迟钝背景依旧在信佛人的心底升起表面看他们都在载渡着自己的修行才散淡于街市那些被放逐的光…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墨冉诗社
墨冉同题
墨冉同题:惘然记
惘然记
/梦在深巷(江苏)
被哀悼过的旧火和苦果并未远离
寺庙的钟声和迟钝背景
依旧在信佛人的心底升起
表面看他们都在载渡着自己的修行
才散淡于街市
那些被放逐的光,清淡的了无趣味
像黄泥巴,人们在着辩解色的同时
依然能够接收丰盈落日
它们是智者。是可以带孕的智者
哪怕真的有一些爱,被他人恶意
并连续性地装饰在假装的经过之间
那么,那排铁护栏又在我与景物之间
能否用结网,来将肉眼看到的部分
毫无规则的简化掉
其实,事物每天都在为新鲜焦灼
就像光线,每天都被新事物赞美着出发了
因此,有人能够安抚迟钝
不要再提及自己的爱之精华
多么的沉重
多么像一块冰,无法作为反光的对比
惘然记
/方向
他坐在阳光下,侧面倾斜的阴影部分
寒气,一点点从黑棉袄渗出来
已过立冬,脚下
落叶卷起小股的漩涡,忽左忽右
我递给他热水,不接
我递给他香喷喷的蛋糕,不接
我递给他几句沉甸甸的方言
他也不接
我递给你一支香烟,他右手接住
左手伸到干瘪的身体里,摸火具
我看着他,发现一两滴阳光
突然落在空旷里,有劈哩叭啦的草木
在燃烧
发现,他对烟火的需求
与某些习惯性的动作
仍停在十年前
2020.6.21
惘然记
/田浩国(山东)
雷鸣碾过。呱呱呱
青蛙叫醒了午睡的村东小河
水波一圈圈铜锣,那双水汪汪
一直流淌着绿色
花骨朵扮个鬼脸
青王子的翘舌音顺铁环
打了个旋
雷声藏匿的片刻
书包里小人书探出头来
婷婷玉立。静静听,缓缓开
三十年了。蛙鸣少年
又一次站在河畔
凝望
那朵佛前最美的莲花
此刻
离大唐还有多远
惘然记
青荷
三月
我带着一把木梳去看你
回到年少轻狂的风尘
我没有百宝箱
只有一把桃花芯木的梳子
梳理着闲愁和微微的头晕
有你的那座小城
遍地栀子花开
还有桂子,茉莉,海棠和杨柳
那些美好的植物
是你前世的留恋
今生的乡愁
脚下的扬子江
身畔的大运河
瓜洲的渡口
雕花木窗下,有你,有我
一盏碧螺春
一杯糯米酒
一条鲜美的清蒸卢鱼
飘逸出让洛阳纸都昂贵的诗
棋盘上论人生价值
琴瑟谱一曲红尘不老
羽扇轻摇摇落恩怨情仇
泼墨狂书自成一体
就这样潜水千岛湖
相携紫虚林
于是
一种叫沁园春
一种叫如梦令
或是忆江南
或是江城子的幸福
如若有来生
我是你云鬟轻挽的娘子
你是我断了仕途的官人
惘然记
/莫名
已近端午,春天早已经远离
那些被触动的感觉
还在不又开始
把午端来端去了
只顾着赶问黄蝶
它们却都忘了庄周是谁
什么时候开始
翅膀渐渐透明渐渐读懂
落花的迫不及待与
无可奈何
“随便走走,脚的痛只有心知道。”她在说
五月
也成了记忆里的一部分,包括
那些按捺不住的歌吟
惘然记
/刘刚(安徽)
我在街头遇到他
背的包鼓鼓囊囊
不像他,廋得只剩皮
我说我是张村的,村东头的
他只是笑:哦,哦,你喊我哥吧
我们站在同一根路灯底下
等,要来的
他跟我说:没事,我再等等
下一路很快就来
我上车时,他冲我招招手
下意识地拉拉身边的背包
我看见
里面除了砌墙的工具
好像没有别的
惘然记
/海森威尔迅
沸点和熔点,就是被下药后的临睡状态。
需要在逼仄的空间做一个道场,
要我们年少时离开故乡,
褪尽红晕长成初初祸水的模样。
我们一起走近关隘,想起
一百年前曾有伏兵:
我们彼此担心又彼此安慰。
有时,我们就是一部假秘笈。躺在
幽暗的洞里:
等待他们练得走火入魔。
一根红绳系着你的发梢,但我有
你会拉动世界的错觉。
我们都应该重视天花:
或许我们在说的是天女散花,
这基于臂力的武功,有时
不相爱的也抱得很紧。
比如,跟白鹤学习亮翅,但
有人送来了酒,又烤起了火
于是我们觉得焚鹤的味道也不错。
嗯,只有在承受不住时求饶,
也只有阴差阳错地白骨垒成功勋,才会看见
渐行渐远
只留下一个背影~~

惘然记
张霄(山东)
化作一只羊,如云朵一样白
这是我少年时代的想法
登上一只月牙般的小船
听着摇动的橹声
读书
就能泊到未知的海里
这是我十六岁的想法
如今,我成了一只孤雁
往返于海和故乡之间
惘然记
/罗伟
在爱国主义
民族主义
被公知彻底解构的
今天
我们在纪念屈原
同时也想起屈原与楚怀王
深厚的感情
惘然记
/黄冬松(安徽)
我呆在一间黑屋子里
仰望天空。云朵还是那样
缥缈不定,星子兀自
一闪一闪,张扬
无限的神秘
捉住一支钢笔,我
想在蓝色稿笺上,倾吐着什么
黎明?抑或黄昏?
我经常难以分清
只看见时间,踩着我的头顶
无声地,轻轻地驶过
花瓶里的蓝玫瑰
是何时插进去的?
眼前闪过一个倩影,又
恍惚一朵飘忽之梦
我失去了呐喊的力量,搏杀的
勇气。我
孤独着世界,也
孤独着自己……
惘然记
/陆潇
嘤嘤啜泣蜷缩在墙角
深秋的夜微微蹙眉,似有轻叹
她听不见。橘黄色的灯光映亮
她面前摊开的一本《父母必读》
事情源于半杯牛奶的不慎滑落
而她从中挑出小女孩不够专心的漏洞
惩罚的鞭子落得颇有分寸
从严要求,是她不可逾越的底线
时隔多年,她常常想起那个深秋之夜
那么轻的哭声越过岁月的山丘,揪疼她的心
如果能够走回去,她要
与小女孩一起,用泼洒的牛奶画一幅画
惘然记
/大智若愚
曾经以为照片能留住
曾经以为信物能留住
相会的人
握着冰凉的手
额头冒着热气,手心上黏糊糊
小科蚪在时间的指缝调皮
一些人和野鸭子
在同一条河流里
奔跑,欢叫
仿佛抱团取暖
一片泥土流逝,一片泥土荒芜
洪钟一样的声音
在天空撕开一道巨大的裂口
播种吧!发芽吧!
曾经在你之侧
我调整自己的时钟
曾经在夜路,眼睛一亮就是白天
拥抱,亲吻,告别,而今
再也无法当做情人来爱,事实上
赞歌早已过去,哀悼还在继续
惘然记
/蓝叶子
夏风,是有些小性子的
不爱吹了,就坐在阳光的蒲团上
念南瓜经
至于,你怀念七分钱的老冰棍
两毛钱的汽水,是另外一回事
你们互不搭理
低着头,继续摆弄针头线脑
找出几枚,半透明的玻璃扣子
——时光如此华丽
你棉质的心,居然找不到
可以缝扣子的外衣
一只叫英台的蝶
为了引你入戏,自己扮成小生
惘然记
/李贤
每个人都是一枚果子
高高挂在枝头
经过一个夏季
就成了谁的往事
那时,阳光热辣辣的吻
是钉子
会牢牢钉住两颗心
也没见过那么多
如蝴蝶一样的艳遇
果子越变越红
会让你在回忆中
酸酸地买回去
就像打开了青春
一个绿茵茵的故事
从未辜负
惘然记
/王力
五哥的葡萄架
能覆盖整座庭院
去年此时
葡萄架使劲往下沉
可惜没有一粒
成熟的葡萄
够得着拆迁评估人员
眼下这片废墟
据说是一栋新楼的地盘
葡萄架沉没了,酸酸
甜甜的滋味儿还在流转
葡萄架下听到的
那些悄悄话
正狐狸一样
从土地里钻出来
惘然记
/刘雪中(江苏)
一些星星,挂在墙上
梦在吊桥,摇摇晃晃
似乎,还有彩虹一弯
闪烁熟悉眉尖
此时,别努力思想
睁眼,黑是另外一种明亮
一个传说,亮开嗓
谁的人生,起伏跌宕?
别喊,倩影浮现
你的召唤,无人听见
惘然记
文/千千阙歌
稻草人的胳膊无故短了一截
日头毒辣,扮相好看的飞鸟保持着滑翔的姿势
它飞过稻草人的头顶
忽又折回,落在断臂上
夏风吹拂
野外空荡荡一片
语言有些窒息,影子斜挂在树上
或将出路以口哨的形式
密植在一棵棵低头的油葵上
生活似乎很美好
人们挥霍着山清水秀
制造人口密集的码头,置身其中
用日益膨胀的身体收集嘈杂、灰尘、自私和尖刻
惘然记
文/陈健(河北)
习惯发些牢骚
对于上下两张口
对于身前身后两张脸
你不知道那块云彩会下雨
你不知道说出的那句话
会成为响雷
我常会谈起父亲
他只说土地和粮食
说他走远的老马车装满粮食
和一声响鞭
我和老齐喝着二锅头
满桌子菜没有动
花生米已经下去半盘
惘然记
文/韩众卫(山西)
再也回不去了,我的青春啊
在风中摇曳,暖阳穿过树梢
在密林深处,隔着潺潺溪水
望断南飞的大雁,多么空旷
空旷好啊!石头在风里沉默
身披大唐的荣光,暗自揣度
谁家的灯火还亮着,是你吗
我思念的人啊依旧巧笑倩兮
是谁在纷争的尘世浮浮沉沉
巴山的夜雨落在了谁家庭院
宽大的芭蕉承叶载不了大唐
过于厚重的眼泪。雨势迅猛
可看见断线的珍珠散落一地
春风吹不醒故国。一年一年
旧事七零八落,在灯火沉醉
如我逝去的青春,不再回来
惘然记
文周健
一个人愿意迷路
全世界都是他
寻觅的地方
总有一盏灯
许愿他一个远方
惘然记
文/呆虎
她得知他患癌的消息
从北方H 城赶到南方S 城
用了两天时间。可学会忘却
用了大半辈子
那时青葱岁月,他们各自暗恋
待到终于鼓起勇气,已临近毕业
“我是独子,我爸妈一定要我回身边”
后来有关他的消息,是同学转告的:
很不幸,总争吵,大打出手时女方误伤他眼
换了一只假眼。唯一的孩子有些弱智
如今医院见面,看见他骨瘦如柴
她恸哭。他陪着呜呜抽泣
“如果,如果有来生,我们……”
窗外顿时乌云满天,大雨倾盆

惘然记
文/笔岸
那时,自己还小
不懂事,常惹您生气
没能好好孝敬您,甚至
还有些嫌弃您身上的气味
不愿靠近您
而您,时常戴着那只老花镜
在幽暗的灯光下
在射进老屋的阳光里
为我缝衣服,补袜子
有好吃的记得留一份给我
还在爸爸打我的时候
伸出那双龟裂的手,拼命护着我
算起来,您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七年了
这些年,相继有人从我身边离去
有时来不及说一句道别和感谢的话
只有坟头的野草,一年年
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惘然记
文/纸船
五月
像被火烤过
整个下午变得困顿
清洁工在认真的打扫着
地面在冒着烟
偶尔一阵风
带来了一座冰川
我站在地方
看不到风沙
像折翼的天使
船在
风也来了
我欠一张帆!
惘然记
/秦南之
在寒山寺遇到一树桃花
阴雨天,我反复擦拭额头的雨水
却怎么也抹不干,落在地上的桃花瓣
不会被风吹走了,和我一起来过寒山寺的人
现在不在我身边
存在了上千年的寒山寺,此时和桃花站在雨里
我眼中悄声划过,一道紫气一缕青烟
惘然记
/李小慌
你的转身挑亮夜色
挑亮心中
那一江合不上眼的星星
车门砰的一声关闭
道路突突地启动
前面是未知的领域
不夜城灯火通明
花香色秀,是你停歇的港湾
六月,应接不暇的绿色
带来的青黄不接
让我不知所措
惘然记
/马成丽
辨别梦中的是否真实
醒着
父亲拿着一堆的碗
层层叠叠
排成一列
母亲的担子沉甸甸的
挑的物件竟是一样
父亲说
把所有的物件都带来
以后,就可以跟我一起过日子
我爬起来清点物件
很多
视线不小心触碰到静默的墙。墙凹下去
交结成的一个角,直线、竖线
藏住了我需要的东西
盖在头上的是天花板
这些,都在苍白的光线下还原真实
惘然记
/尹利民(湖南)
窗睡了,楼也睡了
霓虹灯还醒着
一只小狗冲出光影
爱憎分明
对白太过软弱
疾行,是最直接的妥协
风的忧伤并不来自北方
张爱玲的相见欢,又藏有多少恨
退至午夜,我等着抱紧
一场六月的雨
惘然记
/玛雅
接近林荫道的尽头时
她听到一个突然旁落,又‘’喳的’’
陡然冲高的声音
循声转眼间,一只小鸟已由路的一侧
对勾式冲到了另一侧
以为只是个误会
转身继续走路。而小小飞行器将之前
制造的声势于人身后,又
重复了一遍——
迎面的背包男孩,之后被看见
变成了另一个她
被附近脚手架驱赶了巢穴的小东西
这个夏至,它不奇怪变成了
一只愤怒的小鸟
从路的一侧到另一侧,愤怒之气
黑羽插上了白翎
愤怒之大,如婴儿的拳头
惘然记
/四叶草
直到看见熟悉的面孔出现
我才恍然大悟
赛诗的早先营造的气氛
被面孔和偏好者已经占有
一又二分之一的分数
等同百分之零点几的算学
我们知道
面对一个结果
我像受宠若惊的孩子
拿出半辈子的积蓄应对
母亲唤我吃饭的声音天天听到
而今天听到的消息
多像前世今生的遗憾
因为端午而安康
惘然记
/茗
那个在五月五日沉下去的问号
再次浮现
还是别问了吧
问一千次一万次终是无解
为何
菖蒲剑沦为装饰品避不了邪
艾草水祛除不了骨头缝里的毒
咕咚咕咚冒出来的问号
像一朵朵浪花般消失
纵然怀忧苦毒至愁思沸郁
天 如此高远
谁会在乎答案
你真傻啊
君不见
太平盛世岂能容得下拷问
噗通噗通几声
被404吃得连尸体都没有剩下
END
用诗歌妆点您的生活
【往期精彩】
【墨冉吟客】清心
【墨冉诗词】同题诗词:手(二)
【墨冉诗词】同题诗词:手(一)
墨冉社课点评
【墨冉诗词】一人一首代表作(二)
【墨冉诗社】端午
【墨冉诗词】一人一首代表作(一)
【墨冉现代诗】一人一首代表作
【墨冉诗词】第廿五期联合诗赛获奖作品
【墨冉诗词】小诗赛:咏伞
【墨冉诗词】墨冉社课点评
【墨冉现代诗】小诗赛:只有云知道
【墨冉诗词】墨冉社课点评
【墨冉现代诗】第廿四期联合诗赛获奖作品:云泥
【墨冉现代诗】“乡愁”同题临屏作品
【墨冉诗词】晚风
【墨冉状元榜】秋词
【墨冉诗词】六一特刊:致童年
【墨冉状元榜】秋词
【墨冉诗词】六一特刊:致童年(二)
【墨冉现代诗精选】无尽夏
【墨冉现代诗同题】无尽夏(二)
【墨冉诗词】墨冉社课点评
【墨冉导师】梦烟霏诗词选
【墨冉诗词】首届小诗赛:咏花
【墨冉现代诗精选】五月
【墨冉现代诗精选】年轻的火焰
【墨冉导师】苏小隐词选
【墨冉诗词】第廿四期联合诗赛获奖作品
【墨冉现代诗】五月,维夏之歌
【墨冉导师】沈尘色自选小集
【墨冉现代诗】“五月”同题临屏
【墨冉诗词】第廿五期联合诗赛征稿启事
【墨冉现代诗】第廿四期联合诗赛征稿启事
【墨冉导师】唐破虏庚子春集
【墨冉状元榜】寒若兮
【墨冉诗词】暮春同题·律部
【墨冉诗词】暮春同题·绝部
【墨冉诗词】暮春同题·词曲
【墨冉新诗】第廿三期获奖作品(一)
【墨冉新诗】第廿三期获奖作品(二)
【墨冉新诗】第廿三期入围作品
【墨冉状元榜】宋彬
【墨冉新诗】春之诗
【墨冉新诗】春之诗(二)
【墨冉诗词】桐花
【墨冉诗词】桐花(二)
【墨冉诗词】清明诗词集(二)
【墨冉新诗】清明同题(二)
【墨冉状元榜】天许(葛勇)
【墨冉新诗】清明
【墨冉诗社】清明诗词集
【墨冉状元榜】狐公子
【墨冉散文】我的父亲 ||放开所有
【墨冉吟客】 多情明月诗词小集
【墨冉状元榜】燕雁無心词集
【墨冉吟客】 赵允琴词集
【墨冉诗社】淮左树先生【向尘集】
【关于墨冉】
墨冉诗社是文学创作者、研究者、教育者和爱好者自愿结成的文化社群平台。诗社的宗旨: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继承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繁荣新时代诗词创作氛围;整合诗词文化力量,开展诗词研究,提高会员诗词创作水平和诗词质量。诗社的业务范围:(一)新诗、散文、以及诗词知识宣传和推广。(二)运营“墨冉诗社”微信公众号。(三)积极开展有关诗词的各种活动,如举办诗会、吟唱会、诗词讲座、诗书画展、诗词学术研讨交流会,开展主题诗词比赛。(四)组织对外诗词交流活动。联系方式:古诗词邮箱 [email protected]新诗、散文邮箱 [email protected](五)现墨冉诗社会员群开放入群,欢迎大家入群交流,入群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直接联系加微信shlesa
扫码加入我们
【墨冉编委会】顾问:九十九 梦烟霏 沈尘色 苏小隐社长:周成海秘 书 长:姜艳霞主编:周成双执行主编:姜艳霞编委:宁馨儿 清心 陈伯玲云小禅 田法排版设计:周成双本期图片:来自网络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