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句子

修旧利废之能工巧匠|孟新涛【电冶集团“沙漠红柳”文学社】

电厂老大哥打来电话,说有批废旧物资准备处理,让西达派人过来挑拣有用的东西。听到这个消息,机电车间主任王学兵、生产车间主任孙显尧兴奋的有点坐不住。早调会一结束,屁颠儿屁颠儿领着一帮人就去了。自煤电一体化…

电厂老大哥打来电话,说有批废旧物资准备处理,让西达派人过来挑拣有用的东西。
听到这个消息,机电车间主任王学兵、生产车间主任孙显尧兴奋的有点坐不住。早调会一结束,屁颠儿屁颠儿领着一帮人就去了。
自煤电一体化运作以后,煤电不分家,由表面上两家人成了真正一家人,彼此越看越顺眼,越处越亲近。傍上电力这棵大树,西达公司可是没少沾光。每每处理废旧物品,电力就会让爱拣破烂的西达人过去发些“洋财”。甚至在西达设备检修关键时刻,检修公司的老大哥义务相助,电厂的专工老师也义务过来做培训。
这不,先后拉回来几车废旧物资,钢管、角钢、瓦棱板、钢筋、废铁丝……五花八门,长短不一,粗细不同,大小各异,甚至连施工工地的竹胶板都拣了回来。拉回来一大堆“破烂”,我们忍俊不禁,说你们这些讨吃货,也不怕电力老大哥笑话西达人。
王学兵神秘地一呲牙,说你们瞧好吧,咱都有用呢。
王学兵被王懋任命为西达一分厂标准化推进项目副总指挥,让他一年之内改变一分厂的面貌。王学兵说只要有东西,愿立军令状。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能让我烧自个腿巴子吧。王懋说你不用担心,东西我来想办法,就是去外面拉棍子讨吃也要给你备足材料。
就这样,内部勒紧裤带节省,精打细算根据预算报采购,然后王懋就去煤电事业部领导那儿诉苦。事业部领导都是明眼人,知道这小子就是想“空手套白狼”,白要东西。看着小伙子一腔赤诚干事业的心情,煤电事业部领导让大家方便时支持一下西达。
西达人是最能吃苦的,不到一年,一分厂的面貌焕然一新。餐厅西面有一片瓦砾遍布的荒地,坚硬如石,连荒草都生长得很辛苦,羸弱青黄。前几年撒了些苜蓿,长得七零八落。后来尝试种了些蔬菜,几乎颗粒无收,勉强看到些乒乓球大小的柿子、茄子蛋儿。
大家说要彻底换土、施肥,土方量巨大,没钱难倒英雄汉。这时王学兵领着他的机电员工在这片鬼见愁的荒地鼓捣上了。先把砖瓦石块儿掏出,种了很多柳树、梨树、苹果树。又在周围打上钢管桩,用从电厂拉回来的废瓦棱板围了起来。围墙有1.7米高,像我这三等残废的身高,站在围墙边啥也看不见。一天,我看到几个机电小伙子挥着镢头在挖坑,还用铁网搭起了很多窝棚。王学兵这小子搞啥名堂,莫不是又想和他在二分厂那样,偷偷在机电材料库后面喂狗、养鸽子?
过了一段时间,忽悠听到窗外鸡鸣鹅叫,热闹异常。下去一看,哇噻,一个漂亮的农场呈现眼前,全是利用淘回来的“宝贝”做的。锃明瓦亮的瓦棱板围墙,竹胶板做的栅栏,刷成很养眼的绿色。土坑里已放满水,波光粼粼。
农场里有昂首挺胸的大鹅,一摇三晃的白鸭,悠闲自在的珍珠鸡,温文尔雅的小白兔,还有一种身体魁伟,浑身麻灰,叽叽咕咕的动物,没见过。问他们也不说,最后我就用手机拍照百度了一下,是大雁。我心下狐疑,天上的大雁竟然是这样啊,见了人咋不飞呢?王利说这是人工饲养的雁,飞行能力很弱。在向阳的暖洋洋的窝中,一只鸡正在下蛋,另一只鸡在外面等的焦躁,咯答咯答地叫着,好像在催促,有完没完,能不能快点哦(笑)。看的我们几个人都笑了,让王利有时间赶紧多建几套“经济适用房”,不要让母鸡再受憋屈。
机电人离不了与铁打交道,电焊、切割、抡大锤,在平常人看来,这些钢铁大汉是一群粗人。其实粗中有细,脑子灵着呢。他们把淘回来的竹胶板切割成条,做成造型别致的活动花池。乌麻漆黑的竹胶板,被角磨机打磨得光滑整洁,车间的女工把花池油漆得灿然一新。箍上铁条,垫上废滤布,填上过筛的细沙拌土,种上大荔花(又叫山药花)。我喜欢大荔花,像牡丹一般,雍容艳丽,国色天香。淘回来的废旧钢材、管道,在设备维修时能用则用,当年的预算比年初计划明显节约了不少。
如今,在西达人的不懈努力下,花园式工厂雏形乍现。西达的能工巧匠们,用自己聪明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在打造标准化、智能化、花园式工厂的征途上越走越快。
“不相信神仙上帝,只信奉事在人为”,这是西达人永远不变的信条。
作者简介:
孟新涛,网名欢乐沙漠红柳,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曾从教十余年,草根文学爱好者。作品散见于《西部散文选刊》《梅雨墨香》《鄂尔多斯日报》《鄂尔多斯集团报》、集团内刊《我们》、集团公众号、网络等。在文字的海洋里盲游,累并快乐着。
责任编辑:孟新涛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