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清风笺.好诗选(二)点评:南成

清风笺.好诗选(二)※主编:清风笺文学网副总编 南成好的诗歌,如清风一样温柔,如阳光一样灿烂,如远方一样广阔,如著名诗人何其芳所说:“去过极寻常的日子,去在平凡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去以自己的火点燃旁…

清风笺.好诗选(二)
※主编:清风笺文学网副总编 南成
好的诗歌,如清风一样温柔,如阳光一样灿烂,如远方一样广阔,如著名诗人何其芳所说:“
去过极寻常的日子,
去在平凡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
去以自己的火点燃旁人的火,
去以心发现心。”
※本期上榜诗人:越王谋差|子言|紫紫|莲藕丨蔡寒松
(排名不分先后)
一,板命
越王谋差
星空浩瀚 萤火虫太小
一转身就被黑夜掩藏
那些追赶黎明的行路人
从黑夜而来 一点一点清晰
晨露也无法洗尽沧桑
无名寺的老和尚
怜悯那些颠沛流离的借宿人
知道他们为生而来
生命抵不过一个扳字
幸福总是降临在那些喜欢扳命的人手中
作者简介:越王谋差,本名:乐孝军。湖北荆州人,荆州市作协会员、荆州文学网络版微刊执行编辑、清风笺文学网诗歌副主编。有作品入选《大别山诗刊》《乡土作家》《荆州文学》《楚都文学》《湖北诗刊》《荆州日报》,《江汉商报》《菲律宾联合日报》等。南成点评
能引起人们联想,有感发作用的诗,是诗味浓郁的好诗。
读越王谋差的《扳命》,我脑海里浮现出纤夫的形象。如在长江或黄河边看见纤夫拉着连着船只的纤绳艰难前行,他们赤脚踩着乱石巉岩,赤身裸体,古铜色的皮肤渗出晶莹的汗珠。这些船大都装着货物,当船搁浅或行至险滩时,就要靠纤夫拉出困境。缆绳深深地勒进背脊,他们赤裸的身体象一张弓绷得紧紧的,号子低沉而嘹亮,在波浪中显得悲怆而坚强。
然而,《扳命》所写的并不是纤夫,
《扳命》是荆州草根作家齐家银先生的小说作品。旷野里的草根不惧大地风霜雨雪的残酷,肆意生长,用一种不曲不挠的生命力绿遍荆楚大地。人命,天命,草根之命,都是顽强拼搏,锐意进取,扳回一个希望,扳回一个春天,扳更是一种精神!正是这种顽强的精神,与纤夫拉纤的意志相吻合,感人至深,引人沉思,于是,我与从未谋面的越王谋差,取得了心灵共振。
文学作品中创造的典型形象,往往在不同的读者中会引起不同的反应,读者会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和文学素质,产生不同的理解。艺术性越高、越典型的文学形象,就更容易引发读者的联想,打动读者的心,激发对该作品的“第二次创作”。作为文学作品最高形态的诗歌,就更是如此。如果是一首好的诗,其意境往往不限于诗的本身,而是包含着更加丰富的内涵,引起读者的联想,即晚唐司空图提出的“象外之象,境外之境”。可见,我这个纤夫呼号的联想画面,就是由《扳命》诗中“扳命”的意像,诗中追赶黎明的人的画面所兴发的。
扳命,有顽强奋斗,拼搏之意,扳是荆州方言 。此诗用生动的描写融合了这些含义,因而激发出我头脑中产生生动的纤夫形象,纤夫奋发、坚毅的鲜明特点,其实也是扳命的形象化。至此,“象外之象”产生了,“境外之境”也有了(当然,不同人有不同的诗歌之外的象和景,可能是登山者、或飞行员等等),然而,能兴发、联想的诗,必是好诗,诗中所写的象,必是生动的意象,所写之景,必是情景交融之景。
应该强调指出,《扳命》诗中的象与景,充盈饱满,生动形象。第一节萤火虫与星空浩瀚相比,确实“太小”,然而,小小的“萤火虫”,却是追求光明的象征。她在第二节就成了“追赶黎明的人”,尽管“晨露也无法洗尽沧桑”,却由于不停顿地“追干”,终于“一点一点晰”,“一点”这个数量词的重叠,既有“扳”之艰难,更有“扳”韧性,还有“扳”之成果。第三节宕开一笔,写老和尚关心赶路借宿者,其实是暗示“扳命”之感人。到了第四节,水到渠成,点出主题“生命抵不过一个扳字”,他们终将幸福,他们成功了!于是,这个“景”与“象”,就有了深刻的含义,成为司空图所讲的“韵外之致”、“味外之旨”。
到此应该收笔了,但我忽然联想到军旅作家吴东峰在《开国将军轶事》一书中对善于打仗的王近山将军的概述:“性之所至,师莫能谕,父莫能劝,虎狼莫能阻,刀斧莫能劫,鬼神莫能惊,雷霆莫能撼。故有‘王疯子’名震军旅,扬天下。”一连六个“莫能”,这也是对“扳命”的生动注释,如少了一、二个,只可称勇,不能为“扳”了。可见《扳命》一诗旨意深远,令人回味无穷。
赵南成简历: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研究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副处长、广州日报报业集团机关党委副书记、老人报总编辑、广州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他在《诗刊》、《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广州日报》等近百家报刊和文学网站上发表过一千多首诗歌,他的诗清新婉约,文采斐然,诗情奔放感人,广受好评。
二,永远的《乡愁》
子言
—悼余光中先生
这世上
自从有了故乡
便有了乡愁
你用最质朴的语言
写出了最真切的乡愁
其实
有乡愁的人
是幸福的
因为乡愁里
有牵挂着你的人
因为乡愁里
有你叶落时的根
今日
你带着不舍的乡愁
悄然而去
你却成了人们永远的乡愁
作者简介:子言,真名史子兴,中国诗歌学会朗诵演唱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朗诵协会会长、广东朗诵艺术团团长、中华诵读联合会理事。近五年来,组织策划了260多场各种形式的朗诵活动。南成点评
诗贵创新,言他人未曾言过,或者虽言过却翻出了新意。如诗人卢卫平说:“一首好诗就是要在一切‘旧事’中寻找发现新的东西,要言出已经真相大白的事物‘新的秘密’。你是否独一无二找到和发现别人未找到和发现的感受,没有一种文体比诗歌更强调惟一性和独创性。”读子言的《永远的〈乡愁〉一悼余光中先生》,感到这就是一首有新意的、有独创性的好诗。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把余光中的诗歌及人生精神用“永远的乡愁”表述出来,使诗的意境具有高度。2017年12月14日,89岁的 著名诗人余光中在台湾高雄去世,海峡两岸一片悲痛。在铺天盖地的悼念缅怀信息中,人们纷纷提到他的代表作《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1972年,44岁的余光中写下这首《乡愁》,因为一组鲜明的比喻(乡愁像邮票、船票、坟墓、浅湾)抒发了缠绵忧伤、哀婉动人、忠贞不渝的家国情怀而迅速传遍神州赤县乃至全世界,因此,悼念余光中也是一片“乡愁”声,这是不可避免的,是必然的,非如此不可反映余光中在文学创作中的贡献,不能反映这位诗人的伟大人格力量,他的抒情的时代和历史的意义和所达到的美学高度。但是,这又使悼念诗文千篇一律,落入俗套。这种如德国哲学家康德所指出的“二律背反”现象,无形中把怀念余光中的文学潮流导入死胡同,如不创新,很快将昙花一现、消声匿迹。
这种“二律背反”现象呼唤着突围之作。子言的“永远的乡愁”正是屈指可数的突围佳作之一,诗人把对余光中的悼念归结为“永远的乡愁”,此句既是诗的题目也是诗的中心,形象生动,暗示着余光中精神的长久影响力。
以《乡愁》为代表的抒发家国情怀的诗歌,在余光中的诗歌艺术中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他被誉为“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诗人”。他的作品风格极不统一,一般来说,他的诗风是因题材而异的。表达意志和理想的诗,一般都显得壮阔铿锵,而描写乡愁和爱情的作品,一般都显得细腻而柔绵。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且兼有中国古典文学与外国现代文学之精神,创作手法新颖灵活,比喻奇特,描写精雕细刻,抒情细腻缠绵,一唱三叹,含蓄隽永,意味深长,韵律优美,节奏感强。他的诗论视野开阔,富有开拓探索的犀利朝气;他强调作家的民族感和责任感,善于从语言的角度把握诗的品格和价值,自成一家。可见,“永远的乡愁”概括了余光中诗歌的最基本、最主要的特征,即由壮丽豪放和细腻缠绵这两方面的融合而产生的辽阔深沉、含蓄隽永的美,“永远”有一种长久的含义,也有一种永别时的反思,已经离去的他告诉我们,再沉重的悲伤也是优美的。列宁说:“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来巩固起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最深厚的感情。”子言诗中听指的乡愁,既是余光中的《乡愁》,更是一种家国情怀,并由这种离别、思念的忧伤升华成一种纯真委婉之美,把无尽的血浓于水的思念和乡土怀想所带有的与生俱来的亲切,化作海天一色的“永远”,征帆点点、浪花盈盈,一湾海峡浅浅,千载亲情深深!于是,“乡愁”融形象与哲理于一体,上升到炎黄文明的高度,具有民族图腾般的力量,这也从根本上回答了为何“追悼余光中,四海尽《乡愁》”的原因。既是对悼亡诗的突破,更是对余光中代表作的美学升华。
其二,子言的《永远的乡愁》对余光中的乡愁是一次内涵的挖掘,使诗的意境具有深度。第一节写乡愁的根本,一是悠长,“有故乡便有乡愁”;二是本真,“最质朴的语言”,“最真切的乡愁”。第二节写乡愁的内涵和价值,“幸福”、“牵挂”、“叶落时的根”,仅用了七行,就从三个方面概括了乡愁的丰富内涵,以此说明乡愁在群众中的重要意义,与我们对于家园、对于亲情的息息相关。到了第三节,才水到渠成点出“带着不舍的乡愁”“悄然而去”的余光中,“成了人们永远的乡愁”,这又是一个“二律背反”,既回归到对余光中的悼念,又深入归纳了余光中作品的历史必然性,并暗示出这种必然性的励志与亲和性。三节诗行由乡愁之本真到乡愁的内涵以及这种内涵所展示的重要价值观,最后归为乡愁的持续性和前瞻性,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诗人的职责不在于描述已发生的事,而在于描述可能发生的事,即按照可然律和必然律可能发生的事”。此诗用形象的议论,或者情与景的交错穿插,使乡愁具有时代的深刻性,激发出乡愁鼓舞人心、催人奋进的前景。
高度和深度,分裂和孕育,继承和前瞻,使乡愁如夏夜的星光,晶莹、繁密、迷幻,闪烁着温柔而婉约的魅力。
三,告别前
紫紫
我真的无法遮挡
一片乌云的倾泻
幸亏乌云没跌落下来
枝叶沙沙的那棵树,只剩下
几根枝条在晃动
我紧握你的手一直在颤抖
父亲,你已八十多了,怕老,怕孤独
怕鸡一打鸣,我就乘火车
去了远方
父亲,你指着村口空置的老房子
我的家门,絮絮叨叨
父亲,你一手持蒲扇
一边喘着气,一边不时地为我驱赶着
身后的蚊虫
父亲,我们就这样行走在田埂上
父亲,我向你靠了
没人知道
作者简介:紫紫,原名郑秋梅,女,广州音乐教师,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委员。有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潮》、《延河》、《中国诗歌》、《广州文艺》等等全国各地报刊,有作品入选各种年度诗选,曾获一等奖等不同等级奖。南成点评
引起我对紫紫诗歌关注的起因,是因为我要为由香港先锋诗歌协会主办的《流派》诗刊推荐六首“八仙过海”诗群诗人的作品,在选稿时,紫紫的诗《告别前》引起了我的注意,此诗一共八节,第一节两行,气势不凡:“我真的无法遮挡一片乌云的倾泻”,诗的开头两句就使离乡的忧伤幻化为乌云涌动、昏天地暗的场景,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乌云倾泻)。接着在第三、四、五节,写了父亲手的动作:“我紧握你的手一直在颤抖”,“你指着村口空置的老房子”,“你一手持薄扇一边喘着气”,这三个动作连贯“倾泻”而来,夯实了首句“我真的无法阻挡”,以饱满的叙事性,以及在叙事中对于细节的细微处的把握,使离乡告别亲人这种司空见惯的题材产生了新意,最后一节的描写与前文的描写是逆向的,从大到小、从重到轻,“倾泻”消失了,“父亲,我们就这样行走在田埂上父亲,我向你靠了靠,没人知道”,这细微得几乎看不到的一个小小的动作,造成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包含了“我”浓重得如乌云般化不开的离乡悲情和对父亲的依恋,迸发出诗的含蓄性的火花:于是,不是“倾泻”,胜似“倾泻”,离乡别父的伤感就具有震撼力,产生了深沉的、悲痛的、依恋的、雄奇的叙事美,我反复吟诵,庆幸读到了一首充满跌宕起伏之美的好诗。
四,哥哥的呼唤
莲藕
——叙利亚战火下的儿童
你睡着了吗
我疲倦的小弟弟
在这片
再次被炮火熏黑的
看不见太阳的
天空下
你跟哥哥捉迷藏吗
我淘气的小弟弟
在这堆积如山
淹没了我们嬉戏乐园的
颓垣败瓦下
你生哥哥气了吗
我稚气的小弟弟
在这人心惶惶
无处安生的
人间地狱里
你就这样狠心
背着哥哥
独自去跟天堂里的
父母团聚了吗
我可怜的小弟弟
哥哥只想取点水来
视线从未离开过你
一颗炸弹从头顶落下
转瞬间
哥哥就再也看不到那双
阿萨德湖水般纯净的
大眼睛了
面包烤焦了
学校毁掉了
城市乡村夷为一片废墟
我们的家园不知坐落何方
父母也已双双死去
如今
连你也离哥哥而去了
我只想去取点水来
哥哥怕你口渴啊
我亲爱的弟弟
我世上唯一的亲人
你在哪
作者简历:莲藕,原名梁爱莲,居香港,写诗十多年,有诗作发表在广州《老人报》、《岭南松》杂志、香港《流派》诗刋等。《老人报》、《岭南松》杂志、香港《流派》诗刋等。南成点评
此诗以“我”呼唤“弟弟”的方式,叙述了在战火中“我”去取水的瞬间,弟弟被炸死的悲剧。由于采用了排比结构,悲剧是随着寻找的过程展开的,从开始以为是“捉迷藏”,“生了哥哥的气”,到发现弟弟死去的呼唤“狠心背着哥哥”“独自去天堂跟父母团聚”,再到后悔“我只想取水”,事件的发展和悲情的加深融为一体,突出了不可逆转的痛苦。再加上使用了“淘气的”、“稚气的”、“可怜的”、“亲爱的”弟弟等修饰语,真实地表达了“我”由急而忧,由忧而悲,由悲而痛的心理变化,使失弟之悲具体真实,感人至深。
叙事诗的抒情化历来是一个难点,往往会沉溺于事件中而弱化了情感;或者只顾抒情而记叙简单,缺乏具体的情节和细节。前者叫事大于情,后者为情大于事,而莲藕此诗却避免这两种偏颇,叙事与抒情有机地结合,足见作者写诗之功力。
五.弹弓
蔡寒松
抠一块黄泥
放进稚嫩的手心 揉搓成
奇形怪状的弹丸
在烈日下暴晒三天 坚硬无比
再用那把 万年青削成的弹弓
用力地天真地骄傲地雄心勃勃地
把它射出去 射出去
射向那
还未发育丰满的小河
在它胸膛上划出串串调皮的涟漪
射向那
田埂上休闲吃草的老牛
让痛苦蔓延到它的每根神经每根发须
射向那
冬日里皂角树残存的最后一片树叶
兴高采烈地庆贺找到了关于秃顶的形象比喻
射向那
房顶的烟囱或者最大的那片亮瓦
邻居大妈捶胸顿足的叫骂填补了屋顶的罅隙
射向那
黄昏街角卖芥末春卷的小摊儿
远远地飘来穿碎花蓝布衣姑娘的啜泣
射向那
从缅甸国请来的装模作样的玉佛
第一次让菩萨也有了戴义眼的良机
射向那
钟楼上传说已有千岁的大钟
差点让这座古城痛苦地失忆
射向那
西天上堆积的迷雾浓云
结果引来瓢泼大雨把希望淋成个落汤鸡
射向那
斑竹林中嗷嗷待哺的雏鸟
从此冷飕飕的血色黄昏便进入了梦靥
抠一块黄泥
放进粗糙的掌心
把青葱的记忆 揉进这
浑圆的弹丸 用泪水
抚摸褪色的万年青弹弓
那一年 我十一
今年 我
六十一
作者简介:蔡寒松,外语教授,喜爱诗词、摄影、书画,华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现受聘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任教。南成点评
此诗对弹弓的抒情描写,分为两大部分,第一、二节是第一部分,回忆童年射弹弓的情景,是充满力量的章节,用弹弓把泥丸“用力地天真地骄傲地雄心勃勃”“射出去”。第二节的排比结构,极言弹弓射出去的目标之多,从小河、老牛、屋顶一直到“穿碎花蓝布衣姑娘”,诗行具有强烈的冲击力,体现了少年的恶作剧和无所畏惧的勇敢和天真。
与第一部分的大篇幅相比,诗的第二部分仅有第三节六行的小篇幅,但是其内容的丰厚不亚于第一部分,形成了诗的平衡美。已届花甲的“我”回忆青葱岁月,伤感和失落,“用泪水抚摸褪色的弹弓”,此时的伤感与第一部分的豪迈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形成了张力。所谓张力,是英美新批评所主张和实践的创作方法,即“整体诗歌的有机体中却包含着互相矛盾、背向而弛的矛盾关系”,也称矛盾修辞法,可使诗意充盈、含蓄深刻。张力使此诗收尾余味无穷:
“那一年 我十一
今年 我
六十一”
是回忆,是感叹,是失落……酸甜苦辣,百味交集,苍桑过后是晚年,尽管心有不甘,而青春不再复返……大半身的经历和感悟,都在这一组对比中,深远和空灵。于是,形成了优雅温柔的诗意,“射出去”的力度也回归婉约,充满了亲切感。
定制广告片、宣传片请联系总编微信:qfj339
投稿方式1.邮箱:[email protected]网站:清风笺文学网http://www.qinfj.com/联系方式:作者QQ群:486477563,欢迎添加。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尽快联系编辑




欢迎投稿好诗选
清风笺文学
您的精神家园
往期回顾
?清风笺.好诗选(一):又见康桥…|杨克…
?清风笺.小说选评(一):凤仪厅上彰正气 小饭馆里结良缘
?贺岁片:微剧《小豆豆发放准生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