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让爱随风沉默(婚说爱情 第六十四章 让爱随风)

让爱随风沉默      文章见洪欣执意要离,他心中也有气,他过去揪住准备出去的洪欣说:“我不就是出个轨吗?你们洪家的男人哪个不比我过分,你父亲的情人还少吗?你父亲闹的事情…

让爱随风沉默

     文章见洪欣执意要离,他心中也有气,他过去揪住准备出去的洪欣说:“我不就是出个轨吗?你们洪家的男人哪个不比我过分,你父亲的情人还少吗?你父亲闹的事情不大吗?他这次死的也蹊跷,你不知道我想应该是没人敢跟你说。还有你哥哥呢,还没离婚就从外面带人回来了,他不过分吗?你就知道说我,你怎么不说他们去。”
     洪欣冷笑一声说:“好,很好,我父亲,你拿我父亲比你,我父亲有个好结果?我哥,我哥现在怎样你不知道吗?我们家里闹成这样,你也想自己这样的结果吗?
       哥哥也好,父亲也好,他们不是和我过一辈子的人,他们怎样关我什么事,我去说他们干嘛。陈文章你揪我干嘛,你不是硬气吗?你又何必说这些来诋毁我的家人。正如你说,和我离了,你自然能找到更好的。陈文章,现在你跟我离就离,不离,我请律师,到时候你就不光是离婚了,只怕还要破财,我哥哥就是前车之鉴,你可要想清楚。”

      陈婶一听洪欣这样说,心里就急了。洪帅离婚,洪家可是给了罗小礼一大笔钱的,这要真打官司自己家可是要吃大亏的,她忙上来说:“欣啊,你硬要走,我家也留不住,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妈妈是怕你离了又后悔,既然你下定决心那就随你了。”
     洪欣知道陈母怕吃亏,准备放手,洪欣懒得理她,冷笑一声对陈文章说:“你去不去,就今天这机会了,隔天你跟律师谈去,至于后悔,我就算单身一世我都不会后悔的,这个你放心,妈妈你也放心,我倒是祝愿你们老陈家找到比我更好的儿媳妇。”
     文章想着洪欣倔强,自是劝不回来,想着就是劝回来两人心里也有疙瘩了,他终于放开手,下定决心离婚。他骑了车子搭上洪欣,和洪欣去了民政局微笑着办了离婚手续,还依了陈婶的主意,不要孩子,陈婶说有孩子他不好找对象。
      陈叔陈婶的意思是,让孩子拖着洪欣,带个孩子的女人没人要,如果儿子短期没有如意的对象,两人还有复婚的机会;就算没这机会,男人没有拖带,也好再成家一些。
      别看陈叔陈婶这么关心洪欣,一到关键时候,在他们心里,儿子才是最重要的,媳妇毕竟是外人,更何况离了婚。唯一的遗憾只是孙子突然离开,他们有点不适应,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想想总会习惯的。

      洪欣离婚后,带着虫虫住到哥哥家里,她把虫虫送进幼儿园,自己就在哥哥店里做事,倒也自在。等过了头七,洪婶也过来了,知道女儿离婚,洪婶心里很是难受,有点自责。其实洪帅心里也不舒服,文章变坏完全是因为朱莉叶,他们母子要负很大责任。还好洪欣虽然离了婚,过得还比较充实,离婚好像对她没多大影响,他们心里才好受一心。
    洪帅店里有妹妹帮忙,自己轻松多了,进入六月,小城开始热起来,那天下班回来,洪帅在小区门口看到从厂里回来的许丝羽,只见许丝羽挺着肚子,很累的样子,他忙过去说:“丝羽啊!天气这么热,少去走动了,你厂子已经入了正轨,还天天跑干嘛。”
       许丝羽实在累,过去挽住洪帅手腕,觉得好受了些,她说:“不去总总不放心,是啊!双胞胎,真的好累啊。”  
       洪帅想着,是啊,男人的背叛太可耻了,这样对女人的伤害真的很大。他自己渣过,和许丝羽门当户对,相处久了,他有点心疼她,这女人太辛苦了。他说:“看着你们女人,让我想起男人的无情,女人真苦,你都让我心疼,又帮不了你什么,只能干着急。”
   许丝羽看了一眼洪帅,洪帅想起自己说得唐突,脸一下红了,许丝羽说:“和你打交道这么久,我也觉得你这人还不错,怎么当时这么渣,可见男人也会改变的。是啊,我也想有个依靠,我也明白心高气傲并不是好事,算了,要不你就做孩子爸爸吧,刚好我一个人,难啊。” 
     洪帅脸更红了说:“我哪有那福气,我的过去,劣迹斑斑,你都知道,就算愿意,你哥哥和妈妈怎么会肯。”

    许丝羽看着这个男人,虽然年纪和肖凤翔差不多,但一点也不比肖凤翔老,男人长得又好看,两家相邻,他照顾她家很多,如果为了孩子的将来,他确是个不错的人选,只是他曾是嫂嫂的前夫,只怕嫂嫂和哥哥不会肯。
     许丝羽沉默了,她看到洪帅有点失望,心里一疼,她觉得有点奇怪,难道自己不知不觉喜欢上这个男人了吗?因为肖凤翔,不是对男人绝望了吗?不会是怀了孩子,性情又变了吧。
    这时,两人都沉默了。挽着手慢慢往小区走。就在这时,郑洁带了几个男人突然冲过来,郑洁手里拿了一瓶东西,冲着许丝羽喊:“许丝羽你这个臭女人,老娘要你命。”
     郑洁说完,把那瓶子打开对着许丝羽扔过来。许丝羽顿时吓得脑袋一片空白。还好洪帅反应过来,他看到飞过来的东西,知道不好,他一把把许丝羽拉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保护许丝羽。
      幸亏手里拿了一块炒菜用的铁瓢,那是他下班后买的,准备明天带回店里去。他见有东西飞过来,条件反射用瓢挡了回去,毕竟是厨师,手法很好。只听噗的一声,郑洁一声惨叫,挡回去的硫酸溅了一些在她脸上,身上,她滚倒在地上。
     洪帅手上身上也溅了一些,虽然疼,因为紧张,他没有什么感觉,只想着要保护好许丝羽。只听郑洁在地上滚着大叫:“哥哥别管我,快,把那黄脸婆的孩子弄下来,没了凤翔的孩子,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洪帅对许丝羽说:“快,你快进电梯,快报案。”
      许丝羽赶忙跑向电梯,郑洁的哥哥带了两个个男人过来,他们手上都有钢棍,洪帅却只有一块铁瓢,他拼命抵挡,边挡边退,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但他一直坚持着。小区人虽多,却没人敢过来,保安只是两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上次吃过亏,也没过来,只是报了案。
    洪帅挡着三个男人,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许丝羽气喘吁吁好不容易进了电梯,郑洁的哥哥拼命想进去,却被洪帅死死用身体挡住,电梯合上的那一霎那,许丝羽看到洪帅再也坚持不住,他被踹翻在地,那些人一顿猛踩,许丝羽顿时泪如雨下,却也无可奈何。

    许丝羽没来由的心疼这个男人了。其实在她心里,她爱的依然是肖凤翔,可她就是这么倔,如果是爱情,爱情就该海枯石烂,永不变心,爱情就该干干净净,从一而终。
      现在的男人和女人都被毒鸡汤毒倒,没有了从一而终纯洁的爱情,他们把学生时代在廉价出租屋或者旅店里的滚床称为爱情。走人社会,这些人不断的交换着男女谈恋爱,上床,说什么深入了解才能长久,深入是深入了,女人不断交换深入的长短,乐此不疲消耗着自己的青春。
     现代爱情故事里,所谓的爱情能走到最后的有多少。都是不想结果的玩玩而已,最后男女决定婚姻的绝对不是爱情,而是不断攀比的物质和必须完成的任务。
     许丝羽想,这个男人为了我命都可以不要,我已经没有了爱情,那干脆就选一个有安全感的男人走到一起过日子,往后余生,有人相伴,就让曾经的爱情随风远去,消失在岁月里吧。
     

让爱随风沉默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