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评短句

老婆重度社恐,惧怕亲密关系 不能离婚却不甘心凑合过下半辈子

讲述人:姓名:何远捷性别:男年龄:34岁记者潘璐女儿畏手畏脚让人心疼昨天我正在上班,电话响了,是幼儿园老师打来的。老师说:“何芸芊爸爸吧,何芸芊在幼儿园又尿湿了,已经没有裤子换了,如果方便,能不能送两…

讲述人:姓名:何远捷性别:男
年龄:34岁
记者潘璐
女儿畏手畏脚让人心疼
昨天我正在上班,电话响了,是幼儿园老师打来的。老师说:“何芸芊爸爸吧,何芸芊在幼儿园又尿湿了,已经没有裤子换了,如果方便,能不能送两条裤子过来。如果不方便,我们只能帮忙借其他同学的裤子……”我说:“好的,我打电话给她妈妈。”老师说:“我们也打电话给妈妈了,一直没有接。所以才打电话给您。”
我很生气,也心疼女儿。无奈给岳母打了电话,岳母说她马上送裤子过去。挂了电话,完全无心做事了。想着自己的家庭,觉得心脏阵阵绞痛。
女儿已经4岁多了,可是还在尿裤子。因为有一次尿湿裤子,被妈妈打过屁股。所以后来她有尿就憋着,憋不住就会尿湿。幼儿园老师总是说她内向,有什么事情都不说,一问就哭,很少和其他小朋友玩。
我知道,这都是因为她一直是妈妈带,妈妈不爱说话,不爱和人交流,觉得哪里都是危险。我父母身体不好带不了孩子,岳母知道自己女儿的缺点,虽然还在上班,但只要有空就来我们家里带外孙女出去玩玩。可这些终究只是杯水车薪。家里只有我一个劳动力,总不能要我辞职带孩子,全家喝西北风吧。
幼儿园老师知道何芸芊妈妈没上班是全职太太,可总是打电话找不到她人。原因其实很简单,她不喜欢接电话,甚至害怕接电话。如果你在网上@她,她反而能秒回。
不够了解就走进婚姻
和老婆贺欣元结婚5年多了,是相亲结婚的。多年以来,我独自一人在外打拼,没有什么人关心我的终身大事。在结婚之前,我只谈过一次短暂的恋爱。亲戚介绍贺欣元给我认识的时候,说她很内秀。我见到的她也确实如此。清秀,害羞,甚至不怎么敢抬头看我。我对她印象不错,所以总是搜肠刮肚找话题和她聊。虽然她给的回应不多,但只要有回应我就很开心了。
我们认识不到一年就结婚了。因为贺欣元怀孕了。她一直在一家小公司做出纳,规章制度很严,薪水不多。怀孕初期反应重,我们两个讨论了一下,她就辞职了。
我害怕她在家无聊,买了很多育儿书给她看,可她似乎没怎么翻过。她不爱玩游戏,不爱购物,没觉得她喜欢看什么电视剧——电视虽然长期开着,但她只是需要家里有个声音。我晚上回家,想多和她说话,但她完全不乐意和我交流。
就在孩子出生前一个月,岳母住到我家方便照顾女儿。岳母的个性大方开朗,和贺欣元完全不同。和老人家聊天中我得知,岳父不是脑溢血去世,而是癌症去世的。岳父是国有大企业的工人,成天在生产线上值班,很少和同事交流,和家人交流也少。因为这个原因,癌症发现得很晚,发现不久就过世了。岳母说,要我多关注一下贺欣元。
不和人交流惧怕亲密
这几年网络越来越发达,人们了解知识的途径越来越多,我知道了新名词:社交恐惧症。我马上可以断定贺欣元就是重度社恐症患者。
没有朋友,拒绝和人交流,害怕和任何人拉近距离,包括她的老公我。我每天在外忙工作,回家希望和家人谈谈工作感受,或者谈谈家庭琐事,可惜这么简单的愿望,贺欣元从来无法满足我。
曾经和她深谈过一次。她说:“我爸就是这样过了一辈子,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我不喜欢说话,你不能逼我。”我说:“那你问过你妈妈,这辈子过得好不好呢?”她沉默不语。
别人带孩子的全职妈妈,都和小区里的妈妈联系紧密,有共同的群,平时约着遛娃,买菜,甚至做做微商,这才是正常的。
贺欣元带娃呢,总是把孩子丢进围栏里,围栏里放一些玩具,娃大了一点,就扔一个故事机给她。母女两个,各不相干。要她带孩子出门,她说外面很危险。车子多,空气不好,有人贩子。她偶尔出门买菜,把孩子反锁在家。我得知以后大发雷霆——太多孩子独自在家造成悲剧的案例了。她不得已,出门就用推车推着孩子。孩子大了,不乐意长时间坐推车,有一次闹着要下来,她不允许,结果孩子自己翻,把肩胛骨摔脱臼了,戴了好几个月的矫正带才好。
我在外操心工作,回家还得操心孩子从生活到教育的所有问题。给孩子买绘本讲故事,带她去游乐场玩。经常有人问我:“孩子妈妈呢?工作忙吗?”我只能微笑不语。
阻止离婚的原因强大
我总觉得在婚姻里,自己只有付出,没有什么得到。离婚的念头,在女儿接二连三出事的时候就浮现了。在这段婚姻关系中,我唯一感激的就是岳母。她总是尽所能给我们帮助,知道我苦闷,找我谈心。总是在为女儿的不懂事给我赔礼,要我多包涵。我记得有一次我问岳母,如果岳父没有得病早早就过世,他们会过得怎么样。她说:“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对婚姻要求可能没有那么高。生活不容易,他很节约,赚的钱都交到家里了。不要求我和婆家打什么交道,日子过得单纯。欣元像爸爸,我曾经做过努力,可惜收效不大。”
我和贺欣元谈过离婚。她说:“我知道你不满意我。要离婚我无话可说。可我和你结婚前我就是这个样子,并没有瞒着你。”我们之间的交谈一向是我说十句,她可能一句话都没有。这次破例说了三句话,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
第二天,岳母就知道我提了离婚。她和我谈了很久。大意就是,岳父在最初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就怀疑过他还有抑郁症,可是因为身体上的病太重,精神上的病就只能忽略了。岳母说:“她就算不得你的心意,但毕竟给你生儿育女,孩子也带大了。你真和她离婚了,她万一得了抑郁症自杀了怎么办?孩子大了你怎么和孩子解释?再说了,你这么年轻,肯定要再娶,再娶的女人,能对芊芊好?”女儿上幼儿园快一年了,性格内向,胆小怕事并没有什么改善。我总想着慢慢来,慢慢来,只要我多努力,她肯定不会像妈妈那样。我不知道亲妈在她身边,对她到底是好还是坏。
我查了很多资料,并没有说社交恐惧症和抑郁症就有必然的关联。读了不少书,我觉得抑郁前兆,贺欣元还是有一些症状的。我开始逼着她找工作,她没有什么过硬技能,怕和人打交道,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事情。从去年开始,我和岳母逼着她学习和考试,拿到了中级会计证。
现在我给了她最后通牒,在女儿中班开学之前找到工作,否则只能离婚了。我真心不是逼着她去赚钱,只希望她能稍微克服一下性格缺陷,能够正常地生活。如果真的不离婚,守着一个没有任何感情输出的女人过一辈子,我为自己深深感到悲哀。
李青说情
人生艰难各自保重
人生艰难。艰难在于,除了父母,没有人能无条件的包容你,体谅你。即使是父母,也未必都是百分百无条件付出的。即使是的,父母也没办法陪伴你一辈子。我们最后能依靠的也只有我们自己。
配偶,理论上讲应该是比父母更重要的人生伴侣,但前提是夫妻两个人能够互帮互助,互相扶持。如果做不到对对方有用,反而成为负累,那么很可能会遭到另一半的嫌弃。你甚至没办法去指责他们,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他们也没有义务驮着另一半前行。
人生艰难,我们要让自己多一些理解,也希望身边人多一些容忍。但希望只是希望,最后我们也只能各自保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